蹊跷的英语教材更换

作者: 来源:点击数:1 发布时间:2022-08-06

  今年5月,黑龙江省黑河市教育局决定更换2011年秋季入学的初一年级的英语教材,新选定的教材为7年前弃用的人教版。这一变动让当地诸多英语教师备感突然与不适。黑河市教育局内部人士称,此次更换教材是“上面的意思”。针对此次更换教材召开的讨论会,被参会人员指为走过场,因为“通知开会之前领导已经决定换什么教材了”。

  教育部此前已明文规定,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不得干预教材选用工作。但在强大的行政指令和利益公关下,教材选用很难脱离权钱交易的阴影。

  “我知道换教材的第一感觉是,为什么总换教材呢?每换一次教材,老师们就要花很长的时间适应,而且还不一定能适应得好。”黑龙江省黑河市一位教授初中英语的教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

  2011年5月3日,黑河市教育局在其官网发布了一条名为“2011年秋季初中一年级英语教材选用情况公示”的信息。该公示中写道:“根据黑教联[2011]6号《关于做好2011年秋季中小学教学用书征订工作的通知》精神,黑河市初中英语教材选用委员会对2011年秋季初中一年级英语教材在省规定教学用书目录范围内进行了民主投票,下列教材被选公示。公示时间为4月27日-5月4日。”

  据调查,黑河市的初中在2004年之前曾使用过一段时间人教版英语教材,但因为众多教师反映“人教版的英语难度偏大,黑河地区的学生英语基础不好,学习困难”,从2004年起更换为仁爱版(由北京仁爱教育研究所编写)的初中英语教材。

  “以前用人教版的,现在又换回人教版,如果人教版真那么好,为什么当初还要换掉呢?”黑河市一位从事教研工作的人对记者说。

  “如果真的从教学角度考虑的话,现在即便是换教材,也不应换成人教版的,而要换成外研社版(由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编写)的,因为现在我们这儿高中英语用的就是外研社版的,这样好有个衔接呀。”上述教研人士补充说道。

  据一位黑河市教育局内部人士称,“更换教材是上面的意思”,也有传言称,“是黑河某市长的意思”。

  按照教育部办公厅下发的“教基厅(2005)15号”文件规定,“各级教材选用单位须成立教材选用委员会,负责教材选用工作”。

  据调查,今年4月18日,黑河市教育局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黑河市教育局局长郭建华指定由原来不分管基础教育工作(涉及教材选用)的副局长李明具体负责今年黑河市的教材选用工作,随后在未通过教材选用委员会讨论的情况下就制订了更换教材的目录。

  据一位知情黑河市更换初中英语教材一事的教育人士称:“按照程序,更换教材应该先进行调研摸底,然后由教材选用委员会进行投票表决,但这次以‘教材选用委员会’名义开的会只是徒有其表,就是临时叫几个资深教师来开会,给他们一张表格打勾,走个程序而已。”

  一位参加了此次会议的教师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描述了这次会议的经过,“上午我接到教育局的电线点开会,当时只是说教材的事儿,具体开会干什么也没有说。”

  据这位不愿意具名的教师称,会议刚一开始,黑河市教育局副局长李明就说:“上面的意思要将初中英语教材换成人教版的美国新目标英语教材,请大家来走走程序,大家讨论下,然后画一下票。”

  “一开始说大家有意见的可以畅所欲言,可等两位教师反映说人教版的英语教材以前使用过,感觉比较难后,李局长就说时间紧张,大家就不用说了。”这位多年从事一线教学的教师对记者说。

  另一位参加了此次会议的教师对记者称:“这次票选就是在外研社版教材和人教版教材中二选一,画完票后没有当场宣布,我事后看教育局网站才知道结果的。”

  “在通知我们开会之前领导已经决定换什么教材了,让我们来(开会)只是走个程序,而且指向性很强,不然为什么事先不告诉我们来干什么,票选后也不当场公布结果呢?”上述不愿具名的参会教师对记者说。

  据“教基厅(2005)15号”文件规定,“教材选用委员会应由教育专家、骨干教师、校长、学生家长代表及教育行政、教研人员组成,其中教育行政和教研人员不得超过总人数的四分之一。教材选用委员会的成员要通过民主程序产生,并进行公示。”

  但黑河市一位长期从事教研的人员称,“我不知道黑河市教材选用委员会的具体名单,以前换教材从来也没有开过会,在我的记忆里,这是第一次。”

  据黑河市教育局网站上公布的“黑河市初中英语教材选用委员会名单”显示,该委员会委员有18名。记者注意到,这其中,以“学生家长”身份参会的葛金萍,其实际职务是黑河市教育局语委科科长。此外,有人向记者反映,这18位委员中有的是数学教师。

  虽然“教基厅(2005)15号”文件中明确规定,“任何部门、单位和个人均不得干预教材选用工作。”但据了解,在强大的行政指令和利益公关下,教材选用工作很难实现真正的自主。

  “每个教材都有它的长处和不足,选用教材的时候主要应该看是否适合当地学生的使用,适合的就是最好的,这个应是基本出发点。可现在很多换教材的举措是从功利角度出发的,三五年间各个版本的教材换来换去,其实吃亏的还是学生。”黑河市一位长期从事教学工作的教师说。